富平县本地综合信息资讯-阎良区本地同城信息-富阎网|比如CC

韩城:板桥大山里的学校

09-13 富平县

韩城:板桥大山里的学校

韩城日报记者 侯永超 文/图
 
 
 
张懿博在板桥学校已经上了七天学,他逐渐适应了这所大山之中的学校。每天清晨,他会随着铃声起床,收拾床铺、穿衣洗漱,然后呼吸着清新的空气,踩着晨阳开始跑操。晚上9时,随着铃声,他又返回宿舍,洗漱上床,在寂静中进入甜蜜梦乡。
 
其实在第一天,当黑夜和宁静漫袭而来时,张懿博有点后悔来到这里。第一次不是在家里的床上睡觉,他辗转反侧无法安睡,家里的床和城里的学校在他脑中来回穿梭,恍恍惚惚度过了在山区学校的第一晚。但在第一个周末,他给母亲诉说在这所学校的感受时,却少有微词:“学校特别宁静,没有嘈杂声;生活很单一,一切都靠自己;老师很负责、很亲切,师生关系融洽,没有太多隔阂……”说到最后,他还忍不住告诉母亲,自己第一天晚上辗转难眠。
 
高爱军听着儿子的诉说有些心疼:“他第一次上寄宿制学校,难免有些不适应,慢慢会适应的。”孩子走后,她给校长吕涛打了电话,说了孩子的情况。“吕校长和学校的老师很热心。转学报名时,我们一进校门,一位老师就上前来,帮我们拎铺盖,带孩子熟悉学校环境。我试着加吕校长微信时,没想到很快就通过了,他还仔仔细细了解了孩子的性格和学习情况。把孩子交给这样的老师,我们放心。”高爱军让孩子上寄宿制学校是苦心积虑,把孩子转到板桥学校却是偶然。“在城里上学,来回有一半时间浪费在路上,孩子在学校有一半心思在校外和电子产品上。思来想去,就想到寄宿制学校,可以独立生活,对他学习也有好处。后来闲聊时,很多熟人推荐板桥学校,说那里的硬件好、老师好,今年的中考成绩也很好。”其实高爱军没有想到,今年有59名家长和她有同样的心思、同样的选择。
 
 
这是板桥学校第一次学生回流,零头都比往年的新生还要多。学生突然多了起来,让学校的老师尝到了喜悦,也感到了压力。“有种被人认可的感觉,早上跑操的声音也大了起来。跑操突然有了气势,还有点不可置信。”学校的老师笑着说。突如其来的跑操声,也引起了镇政府工作人员的注意,开学不久,就有人来问是不是学生多了。
吕涛明白这种结果来之不易,学校的每个师生都是“功勋”。“就像核聚变一样,他们都是原子。”吕涛还清楚地记得第一次来这所学校时,保安把他拒之门外的事情。“不管是谁?必须要有学校联系人的来电通知才能放行。”保安的口气决绝,毫无回旋。“后来镇上领导来,一样也会被拒之门外。他较真一点,孩子就会安全一些。”
 
在学校的时间久了,他发现更多这所山区学校的“亮点”,在校区里,孩子们见到学校的每个老师都会礼貌地打招呼,即使是访客,他们也会喊一声“老师好”。在食堂,孩子安安静静地吃饭,食堂门口的桌前坐着一个孩子,专门检查有没有人剩饭。“这些都是孩子自愿的,老师没有安排谁去值守。可能源于他们在农村长大,对粮食倍加爱惜。”
9月7日,记者在这个毫不起眼的食堂里,看到了吕涛所说的景象,同时也看到另一种景象:一位老师在给年小的孩子们盛饭,而孩子们则在旁叮嘱老师多打哪样菜。9月7日的饭谱上写着米饭、白菜粉条和土豆片。四年级的薛佳欣一边往嘴里刨着米饭,一边告诉记者:“饭菜很好吃,家里的饭也没有学校的丰盛可口。”在食堂门口的饭谱上,记者看到最贵的主食是土豆炖排骨,还有西红柿炒鸡蛋、米饭、绿豆汤,一共六元三角钱。
8岁的卜苏龙喜欢洗澡,第一次洗澡时,他仰着头看着淋浴,水顺着鼻腔流进咽喉,呛得他一阵咳嗽。把给他洗澡的老师冯燎吓了一大跳,他一边拍着卜苏龙的后背,一边问:“仰头干什么?”“我想看看淋浴是什么。”卜苏龙的话一下子让他有些哽咽。“那是他第一次用淋浴,以前是用盆洗澡。”冯燎给很多孩子洗过澡,但唯有卜苏龙仰头洗澡的情形让他忘不了。这个澡堂是在今年6月才投用的,这是吕涛走马上任后,给孩子的第一个福利。“第一次检查宿舍时,我闻到一股刺鼻的怪味。当时就想,孩子在这种味道里怎么能睡好呢?估计做的梦也不会好。于是,他先买了拖鞋,提醒孩子们睡前洗脚。后来就想建个澡堂,让他们能洗个澡,能清清爽爽地睡觉,能干干净净地见人。看到废弃的男生旱厕时,我就明白给孩子送福利的时刻到了。”在学校的西南角,吕涛带着记者参观了改造后的澡堂,灿然一新的淋浴器下,记者似乎看到卜苏龙仰头洗澡的场景,也似乎看到冯燎给孩子洗澡的场景。
 
在这所山区学校中,乡村少年宫是孩子们最喜欢的地方,学校把这叫第二课堂。七年级的贾维扬喜欢音乐,她现在能流畅地弹奏古筝。这个本领不是在培训机构学到的,而是在第二课堂学到的,很多孩子通过第二课堂学到了本领。梁张宇玩象棋、范晓轩跳篮球操、刘梓桐在石头上作画……在美术班,记者看到一个多彩的世界。师生们就地取材,用缤纷多彩的画笔,把澽水河边的石头,描绘成了一件件美妙绝伦的作品。诱人的芒果、焦黄的面包、翠绿的西瓜像是一桌盛宴;玲珑的鸟蛋、美丽的瓢虫、可爱的海豚像是动物世界;腾跃的乔丹、呆萌的小黄人、机智的海绵宝宝像是影视盛宴……
 
除了这些,劳动教育体验课也别有一番趣味。“香,真香。”今年3月,板桥学校一场“香喷喷”的乡村少年宫活动火热进行。炸丸子、油饼、老碗鱼、干煸豆角、水果拼盘、西红柿炒鸡蛋、椒麻金针菇……师生们按照分组,摘菜、清洗、切菜、配菜、下料、炒制、装盘……在“烹、炒、煎、炸、煮”的一招一式中,体味烹饪的妙趣,感受劳动的喜悦。不远处,一畦一畦的青菜、菠菜、韭菜郁郁葱葱,这是他们开垦的劳动田,也是劳动教育体验活的“主阵地”,这些活动看似有着“不务正业”的标签,但却在潜移默化中,让孩子明白劳动的真谛和珍惜的意义。
在“乡村少年宫”建设中,板桥学校依托现有设施、场地、师资力量,发掘、整合各类教育资源,秉承“给孩子一生的幸福,给家长永久的喜悦,给社会良好的回报”的宗旨,从“感恩教育”奠基、社团活动引领、行为习惯培养、特色体验教育活动促进等方面入手进行探索,逐步挖掘让学生快乐成长的素质教育特色,让乡村少年宫建设“真”起来、“动”起来、“实”起来、“活”起来、“立”起来,使“乡村少年宫”成为广大农村孩子喜欢的活动场所、家长放心的教育阵地、村民满意的文化中心,促进全体学生健康成长。现在板桥学校的乡村少年宫活动内容,主要包括音乐、体育、美术手工、书法四大类。具体设置乒乓球、篮球、羽毛球、足球、书法、石头画、象棋、韩城围鼓和音乐9个小组。
冯燎在板桥已经呆了5年,他在大学学的是地理专业,但在这里教的却是数学,在乡村学校这种“没从事专业”的老师很多。但谁也没有想到冯燎的数学课竟然讲得有滋有味,以至于后来这个科班毕业的地理老师竟然在外行科目领域获了个大奖。“学校很重视老师的教学培训,为此,我们和城里的学校结成‘亲戚’,有时候我们进城‘取经’,有时候他们来这里‘送经’。”即便如此,吕涛也不满足这种交流培训,他产生了一种更大胆的想法,并且最终知行合一。“到城里的大讲堂上去讲课,有时也要让老师们‘出出汗、红红脸’,要不他们发现不了自己的潜力和不足。有机会,我们还想申请到大城市学习,见见世面,拓宽视野。”吕涛的这种做法确实有效,不久前,他们学校的老师在城里上课时,差点被挖走。“我们也可以很优秀,不要说乡村学校师资力量不行,‘充充电’也能发出耀眼的光。”吕涛笑着说。
 
“乡村老师很累,他们从早上七点多开始,一直到晚上九点多才能休息。白天上课他们会因人施教,直到学生弄懂问题,这无形中会加重他们的工作量。晚上,他们还要批改作业。夜里孩子睡觉时,老师还要值班,查看学生宿舍,一直到晚上十二点。”吕涛给记者说。即使这样,他们还在暑期无偿照顾学生半个月。“家长要摘花椒,孩子们留在家里没有人照看。我们就考虑能不能替家长减轻一点负担,让孩子们到学校写写暑假作业。跟老师们沟通这个想法之后,没想到老师很配合。来了40个学生,其中一半来自其他学校。”
时令已过白露,大山夜间已盖上厚被。真正的寒冷快要来了,又到了吕涛要发愁的时节:“孩子供暖的费用太大,学校一年的经费,空调花了五分之一。不能把孩子冻着,而且山里的供暖还要更早些,时间还会比城里长。孩子太恓惶了,你有没有注意到他们的校服都不一样?有些是外校的校服,有些是我们送的校服。”吕涛望着远处的孩子们。在更远的远处,余晖无声,暖意盈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