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平县本地综合信息资讯-阎良区本地同城信息-富阎网|比如CC

【花椒之声】我与花椒的故事之《走村转巷收椒人》

【花椒之声】我与花椒的故事之《走村转巷收椒人》

走村转巷收椒人
文/郭珺
 
二十三年前,大概是1998年吧。
 
那年我三十多岁,刚到报社工作一年多的时间,平常的会议消息、各部门单位的工作简讯,对我已经失去了吸引力。总想着找个什么题材,能在报纸上上个头条什么的。
 
就找个别人没有写过的花椒方面的东西吧。那时的花椒产业刚刚前起,从教育系统出来的我,对于韩城花椒没有什么大的概念,只知道它能给农民带来收入,能让他们过上好日子。那时没有网络,翻遍了那几年的报纸合订本,发现没有写收椒人的而那时候的收椒人,在韩城大概有近2000人。找了几个人了解了一下情况,我就在第二天开始行动了。
 
那时没有手机,也没BB机,一般的农村收椒人家里也没电话,要找到他们只能在路边等。
 
 
 
收椒人早出晚归,为了方便,9月15晚上,我住在了八仙镇娘家,次日五点多,就到108国道边去堵收椒人的小三轮了。
 
那天的运气还不错,可能看我是个女的吧,堵到两个西原村张姓人的三轮车。说明情况后,他们先是说收椒很苦,在我表明态度后,很痛快地让我上了车。
 
两个收椒人坐在驾驶座上,我坐在三轮车车箱里。车箱里装着十几条麻袋、两捆粗刹绳,还有两根一米多长的木棍。麻袋是装椒的,刹绳是回去时捆车的,这两根木棍的用途,我一时还真想不明白。
 
这天收椒去的是乔子玄迪庄村,那时还没有通村公路,车走的都是羊肠小道,路上坑坑洼洼的,颠簸到迪庄时已是九点多了。
 
花椒摘完了,晾干了,属于农村的农闲时节,正赶上村里一天两顿的早饭,两个收椒人坐在村南头的一户人家门口,边喝着主人沏的茶水,边闲话着收成,谈论着椒价。
 
大约半个钟头后,村南已陆陆续续地聚集了十来个人,都是打问椒价的。
 
 
 
花椒按色泽、椒粒大小、含籽量分等级,一等的八块钱,次点的七块五,再次点的七元。那时虽然没有微信什么的,但椒户在北原南岭都有亲戚,能互通信息。椒户很快就认可了收椒人给出的价码。于是,收椒人搬出了磅秤,就在村南头人家的门口扎摊收椒了。先收村南头人家的。占人家的地,喝人家的水,椒好不好的不论,按最高价8元收了。两个收椒人一个守摊,一个跟上农户,到各户去验椒,验好了相跟着用架子车拉到磅秤跟前过磅装袋付钱。而我则像个陀螺,先是跟上验椒的到各户去看椒照相,再跟上他们到磅秤前看过秤装车。这样忙忙乎乎的,到了下午六点多,已收了七百多斤椒,麻袋也用完了。
 
由于给了村南头人家一个好价格,这家人慷慨地招待我们吃了西红柿豆腐面。吃罢饭,两个收椒人开始装车,再用刹绳四面绑好后,我们就踏上了返程的路。
 
 
 
如果说来时坐在空车箱里,还有闲心看景的话,回去时就是心提在半空中了。坐在码得高高的由麻袋垛成的椒垛上,看着深的沟,窄的路,感受着三轮车在坡度二三十度甚至更高的陡坡上疙疙瘩瘩七扭八拐地行走,身体随着车左右晃动,臆想着万一翻车的可能,我的手不由紧紧地扣住了捆椒的刹绳。可能是怕我不适应路况紧张,车在一个沟底停了下来,一个收椒人也上了椒垛,并在开车后用谈话来分散我的注意力,我这才发现他手里拿着那根来时让我疑惑的一米多长的木棍。面对我的提问,他解释说是为了防身的,毕竟一天早出晚归的,遇上个野狗什么的,能用来驱赶驱赶。再说每天要收五六千元到成万元的椒,万一遇上劫道的,也好用来应付应付。但是社会安定,他们收了七八年的椒了,还没遇上一个坏人。我问收椒这么辛苦,一天能挣多钱,他说也要看情况,如果收了椒要压货,压货压对的话,一年能挣个几万元,压得多压得不好,遇上椒价猛降,赔上二三十万也平常的很。听着他的话,算算自己一月几百元的工资,如果做这个生意真赔的话多少年能还完,心里不由对这些收椒人产生了由衷的敬佩。
 
车到老城已是晚上十点多了,下车的我对着两位收椒人挥着手,想着他们赶回西原家里还得一个多钟头的时间,明天还得早早起来上山收椒,不知是在椒垛上坐了几个钟头颠得身上疼,还是椒味熏得麻,眼睛竟然湿湿的难受